女己

果冻 安瑞

安瑞 果冻(上)


私设:猎人安X妖精瑞


安迷修捡回来一只白发紫眸的芦荟妖。


为什么要用“捡”呢?实际上,安迷修是在他的捕兽夹下发现的这只名叫格瑞的妖精。


证明着他品种的白发沾上了星星点点的血迹,显得有些苍白无力。而格瑞本人,正虚弱的躺在捕兽夹旁轻轻呜咽,他的右手还在汩汩(gu)地向外冒血。


安迷修几乎是第一时间发现了这只不足十厘米的小妖,连忙放下装着镰刀的背篓,着急慌忙地打开了捕兽夹。


“你没事吧?”


格瑞的眼皮抖了抖,有些困难地睁开了眼,随即又被手臂上的伤口吃痛的呲了一声。


安迷修被那双妖化的紫眸闪了心神。看见格瑞已经有些撑不住了,这才迟钝地四处翻找起绷带,然后又花了将近十分钟才用他那拙劣的技术把格瑞的手臂包进了绷带里。安迷修被这精细的工程弄得满头大汗,他很没有形象的一个大屁股墩坐在了地上大口喘气。


不管怎么说,这只小妖精可算是活了。安迷修看着草地上已经入眠的格瑞,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对于安迷修来说绝对算是一场奇遇。安迷修几乎没想到自己第一天正式上任,就会如此幸运的遇到阿爸口中的森林妖精。


安迷修又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格瑞的那双紫眸,看上去凉凉滑滑的,就像以前阿妈从城里带回来的果冻。安迷修只尝过一次,但至今难忘。


清甜,而又爽口。


——


格瑞坐在安迷修特制的小床上,有些呆滞地望着天花板。他的小短手有事没事就戳戳头上由于森林发胶过多而垂下来的呆毛。


安迷修进来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有点萌。他很不留面子地笑了出声。


几乎是他踏进房间的那一刻,格瑞一下子从呆滞状态脱离出来,转头警戒地看着他和他手上的粥。


安迷修被他瞪得有些尴尬,哂(shen)笑几声,向他扬了扬手上的白粥。


“这个,你吃。”


格瑞看着他夸张的动作,歪了歪头。眼底尽是疑惑。


第一次沟通,失败。


“吃——”安迷修弯下腰,拿调羹狠狠搅起一勺,再把嘴极致张大,假装要喂进嘴里,“吃——”


殊不知此刻他的表情在格瑞眼里简直是食妖狂魔加怪蜀黍的典型例子。格瑞拢了拢他的小被子,咬着唇向后挪了挪。


第二次沟通,失败。


安迷修一看格瑞这个样子,知道再作妖下去这孩子估计要被自己吓飞了,只好无奈的轻轻舀起一口,试了温度后才送到格瑞嘴边。


格瑞眼睛死盯着那根调羹,直到盯成斗鸡眼。看着那食物被送到自己面前,格瑞咽了咽口水,却又把它推了回去。


安迷修有些失望:“你们妖精不能吃这个吗?”


结果还没等他把调羹放回去,就看到一个小小的白脑袋凑到了碗边,小口的吮(shun)吸着里面的白粥。


听着那不明显,甚至可以说是微弱的吮吸声,19岁的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就自然而然生出一种养女儿的自豪感。


只是……安迷修看着那印着精致蓝色条纹的勺子,一个念头突然从他的脑里升起。


这小妖精,不会是在嫌弃他吧……


——


1.这篇是受一个太太的肉文启发的。看到太太被讨伐,难受。写了洋洋洒洒1500,删了。只想说,太太用她最棒的方式,用她最喜欢的方式去爱她喜欢的角色。即使方式可能在我们眼里难以接受,但这就是她的style。


虽然知道可能太太看不到,但还是说一声,太太,请加油。请一直写下去,你真的很好!


2.拼音是我经常会读错的。如果有影响阅读的说一下吧。

嘉瑞(神经病向

嘉瑞
食用说明:
1.本文私设:霸总嘉x少年旧设瑞。注意旧设格瑞!旧设!旧设!甜向。
2.嘉生贺系列1号,我大宝贝10岁了!再等八年就可以次肉了!(内心:我嘉永远9岁,永远年轻╭(╯^╰)╮)
3.看到网上一个段子想到的。原作者不明无法注明很抱歉。
4.不要看文风!不要看文风!QAQ我不该在写文前看段子集的,画风都辣(无)眼(厘)睛(头)了好吗QAQ就,就娱乐一下吧。我知道肯定要集体脱粉了QAQ悄咪咪抱住我家ooc
——
AOTU商场门口,嘉德罗斯坐在自家的黑色宾利里等发小雷狮。
然而十分钟过去了,雷狮那标志性的非主流发巾并没有出现。嘉德罗斯在心中翻了个白眼,知道自家发小定然已经出去鬼混。但当他正要叫前座的司机大叔开车时,却蓦然望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只见一簇高傲的芦荟头竖立在马路的另一边,而他的主人正和一个女人起了争执。
那人不正是前几天在酒吧里遇见,还比了大小的那个吗?
说实在话,嘉德罗斯对于那件事着实是不愿回想。他不常喝酒,因酒量不好,也因酒品不好。雷狮曾说过,嘉德罗斯喝醉酒之后就妥妥的是个九岁小朋友了。
虽然嘉德罗斯心中气恼,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他的酒品甚至能让他在喝醉酒后与一个陌生男子在厕所里比!大!小!
虽然是嘉德罗斯赢了,但他并不喜悦。
身为一个准霸总,嘉德罗斯暗下决定一定要练酒量。然而还没等他开展这项伟大的计划,这场事故的另一位参与者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很好,男人你引起了我的注意。嘉德罗斯摸摸下巴,下车去看热闹。
而故事的另一方,我们可爱的少年格瑞此刻心中也是异常崩溃。
作为一个十项全能的好学生,格瑞一直自信于他的能力。无论是美貌还是工作,他都有抱有着十分的自信。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活泼开朗的好学生,天天向上的好青年却在这几天接连遇到了酒吧被调戏、大街被劈腿等狗血事件。格瑞表示自己简直对生活失去信心,有一种报社的冲动。
但作为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面瘫,格瑞还是保持着自己一贯的风格。
绝不ooc,是格瑞最后的底线!
然而在听完面前的女人诸如“你不是我真爱”“你长得不帅”“你长得不帅”“你长得不帅”各种各样的理由后,格瑞觉得自己真的该爆发了。
还没等他掏出自己深藏17年的四十米烈斩,就感觉到身后有一个人拍了拍自己的肩。他一回头。
卧槽大哥怎么是你!
对,是我。嘉德罗斯勇于迎上格瑞的眼神并点了点头,将格瑞护到身后:“你不要听这个渣渣胡说,你是最好的。”虽然你没我大。嘉德罗斯暗暗补充了一句。
格瑞心尖猛地一颤。第一次,第一次有除了我以外的人读懂了我内心的好。第一次有人这样张扬地说,格瑞,其实你很帅。
格瑞觉得自己下一秒可能就要昏倒了。
“还有,我的人,什么时候轮到你这种渣渣来评头论足?”嘉德罗斯轻哼一声,面露不屑地看向女人。
那女人懵了一秒,上下打量嘉德罗斯:“原来这也是个神经病?俩神经病吧。算我倒霉。”说完竟是翻了个白眼直接走人。
然而这次嘉德罗斯没有追上去,因为格瑞拉住了他的手。
“我叫格瑞,那个,我们可以试着交往一下吗?”
嘉德罗斯一愣,脸上刷地浮现出一层红晕。他莫名其妙地觉得自己可能下一刻就要窒息,下意识捂住了胸,然后又如摸到了炸弹一般飞速放下。
看着格瑞有些不解的眼神,嘉德罗斯想:要是这家伙敢嫌弃他,他就不给那个格瑞摸自己最喜欢的棒棒了。
仔细观察之后,嘉德罗斯发现格瑞真的没有啥异常,才把自己在心中熟练很久的那段话念了出来:
“行吧。我同意了。格瑞你记住,你以后就是我嘉德罗斯的人了!要是有谁敢动你,你就跟我说好了!”
“……我后悔了怎么办?”
嘉德罗斯闻言虎目一瞪:“你敢!格瑞有种我们来打一架!”
“不打。”
格瑞看着气的鼓出包子脸的嘉德罗斯,心中不知为何徒生一句感慨:缘分果真莫名其妙,却同样恰如其分。
——
Ooc的好严重……orz我只求不要喷我求你们了QAQ我有努力除了心理戏都很少ooc的QAQ
最后不得不说!全场最佳一定是雷狮的!不要打我QAQ求你们了QAQ

凯安凯(?) 甜

凯安凯
不想打刀QAQ就写个超可爱的小甜甜吧!
被凯all的太太安利成功超喜欢凯莉惹!萌唧唧!
越来越冷系列QAQ
凯莉X痴汉安迷修 ooc,ooc,ooc说三遍
安迷修服装描写参考@口嗨狂魔的忏悔室太太的安迷修性转!假装艾特!谢谢太太!来自小透明感激的泪水!这么无理的授权太太都给我了qaq爱太太mua!mua!mua!
——
凯莉作为新时代的一枚都市女汉子,个人对于逛街毫无感觉。
“逛街真是浪费时间,一点都没有乐趣。”
然而安迷修喜欢,还尤其喜欢拉着凯莉一起去。
“我想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像我的小公主w。”
“你别是个傻的吧,安没马。”虽然这么说,但凯莉还是会跟他一块去,美名其曰监督。毕竟在她眼里虽然安迷修傻不拉叽,但他就是特喜欢撩女孩子。
就是不能让他祸害其他女孩子了。凯莉想,感觉心虚的感觉都小了一点。
然而这种心虚在安迷修又一次踏入萌式女装店时灰飞烟灭。凯莉一脸冷漠地看着安迷修把一套一套的公主裙往她身上称,还不时用一种极为痴汉的笑脸看着。
等十分钟后安迷修还在坚持给她找衣服,凯莉终于忍无可忍了。奈何外面太阳太大了她实在是出不去,就在店里无聊的逛了起来。
当她转到第九圈的时候,她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计划………
店的另一边,安迷修正在捧着一件镂花公主蓬蓬裙傻笑,脑子里全都是凯莉穿上这件衣服的样子。
“先生。”
安迷修继续痴汉笑,嘿嘿嘿。
“先生。”
安迷修换个姿势继续痴汉笑,嘿嘿嘿嘿。
“那位凯莉小姐的男朋友。”
“哎在!”安迷修一听凯莉,连忙转头,原来是服务小姐,“真是失礼。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您是我们店第18372783位客人。您很幸运的被抽中,获得参加情侣大赛的机会。”
“哎?……哎哎??可是我就是来……”
“您的女朋友凯莉小姐已经同意了。如果有疑问……”
“不不不不不我们参加。”安迷修一听女朋友三字就大了舌头。天知道他追凯莉追的多艰难才成了她的一号追求者,这三个字都足够让他飘飘然。
然而安迷修智商下限的后果就是当他被带到女装试衣间的时候他还是一脸懵逼。
“我我我我是男人啊QAQ?明明超明显的啊。”
“是的。但是我们情侣大赛的内容就是服装反串啊。”服务员笑成一朵花。
安迷修只得含泪选了那件最中性的。
浅咖色的女式衬衫被d罩杯的假胸撑的线条分明,所幸安迷修属于那种修长型人才,勾勒出的腰线又流畅又秀美可爱。略短的深绿色森系短裤一个不小心就会露出大腿。最可爱是他那双亮红色的小马靴,随着走动上面的流苏轻轻摇动。
整体看上去还不算突兀,除了安迷修那张生无可恋的脸。
要是被恶党知道肯定又要被笑三年。安迷修心中绝望地想。
而这时凯莉也从隔壁的酷帅男衣里出来了。只见她束起了发,显得整个人高挑不少。黑色简式衬衫加八分牛仔裤看起来十分有范。凯莉遥遥望见了安迷修,不禁失笑一声,将左手放在裤袋里,右手食指中指并拢向他随意一挥。
“您真适合这件衣服。”服务员道。
凯莉点头,向安迷修示意:“你觉得呢?”
“超……超好看……”
“嗯,那好。”凯莉满意地勾起嘴角,直截了当的一推,将安迷修推到了一旁的装饰秋千上,挑住他的下巴就是亲了上去。
安迷修一愣,脸爆红,眼底却幽深了一份,轻轻推开了凯莉。
“凯莉,不要这样。对你影响不好……”
“我凯莉怕过什么流言蜚语吗?和你在一起了就是在一起了。”凯莉有些生气的再次撞了上去。
在在在一起。安迷修一下睁大了眼睛,随即又闭上了眼睛,任由凯莉在他的唇上流连。
大概三分钟后,凯莉又站了起来,气鼓鼓的指责:“亏你还自称最后的骑士!接吻连换气都不会嘛。”
安迷修浅浅的笑,像投降一样举起两只手:“再来一次?下次我就会了。”
“哼。”
他们在阳光之下轻轻拥吻,微风正好。
end……不不不不
后记
1.
回家之后。
“跟你讲你下次再敢忽视我,我就当众脱你衣服上你。你是我的,又不是那堆衣服的。”
“好好好,我的女王大人。”
2.
为了不让安迷修的女装照流出,凯莉包下了那两家服装店,用安迷修的钱。
安迷修(摸着空瘪瘪的钱包):QAQ

双瑞 校园成分 恶帅瑞X冷娇瑞(上)

一体双魂!一体双魂!

注:恶帅瑞称为crack 

crack又一次醒来是在一个晚上。

月色朦胧,清风拂面。一切皆好。 

就是…… 

crack发现自己的星星没有了! 

crack:QAQ!!! 

正当他东奔西跳寻找自己可爱的小星星的时候,房间的门开了。 

“格瑞,我们回来啦!”

 “渣渣你太聒噪了!闭嘴啦!” 

“格瑞你看他又欺负我QAQ” 

“就知道告状的渣渣!” 

“你说谁渣渣呢!你个嘉九岁!”

 “你给我过来渣渣!我不打死你!” 格瑞看着金嘉二人掐的如火如荼,不禁目瞪口呆。

 “你们……” 两人停下手看着格瑞。 

格瑞挑眉一笑:“是为我的盛世美颜所动而打嘛?其实我们可以一起的~谁让我这么美丽呢,把持不住也是正常的啦~不过说好我可是top~”

 “滚!!!” 

然后安迷修一回来看到的就是金嘉两人缩在墙角瞪视格瑞的场景。

 “噗——”安迷修忍俊不禁,“你们又在玩什么?” 

金嘉两人并未出声,反倒是格瑞瞟了他一眼:“哟,是安没马啊。” 

安迷修懵了一秒:“格瑞?还有安没马什么鬼?” 

crack:“我在我在唉安没马就是对你的称呼啦又一个被我迷倒的孩子啊讲真我一点都不想这样吃窝边草还是一个没马没智商的窝边草但没办法嘛人长得帅又不怪我俗话说得好人美就怕出名唉结果我的室友为争夺我追求者的位置竟然还是开战了唉虽然我早就预知但还是真难受啊我真的是把你们当兄弟请不要忽视我盛世美颜下的纯净美好心灵今天的我依旧是爱着你们的比心心~” 

安迷修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今天的格瑞……似乎格外欠扁? 

—— 

三堂会审现场(并不 

金嘉安三人坐在左边的床上,齐齐瞪视着对面床上正在无聊凸造型的格瑞,不时轻声讨论。

 “哎格瑞今天是受刺激了吗?这么反常?”

 “哈,我觉得格瑞就是被你这个渣渣把智商给带低了。” 

“说谁渣渣呢!” 

“说你咋地!” 安迷修连忙出来打停:“哎哎别吵了。我们先……哎!格瑞怎么昏过去了!”

 金嘉两人转头,果然格瑞已经倒在床上不省人事。 

金嘉安:三脸懵逼.jpg 

最后,格瑞是在一阵兵荒马乱中醒来的。他一起来,脑里便涌进一大段记忆。 

格瑞:……哈? 

这个熟悉的片段让格瑞不禁想起了凯莉前几天说起的穿越小说。恰好手边不知为何有了一面镜子,他顺手摸起来照了照。 

这样一看可不得了,格瑞看见了一张被掐的青紫的脸以及周围消之不去的小星星,如果不是脸上真的刺痛难耐,他还以为自己真穿越了。

再看看身边,金低头看鞋,嘉德罗斯看围巾,安迷修没啥好看,只好把目光投向桌子上他上次带回来的冷热肥皂。 

很好。格瑞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直接掏出了他一直放在床底下用来开牛奶盒的菜刀烈斩,微微一笑。

 “你们,给我过来。” 

金嘉安:吓到变形.jpg 

索性格瑞只是顺手把烈斩插进了地上,抬头示意他们解释。 

等三位解释完了之后,格瑞闭上眼开始分析。

 这个人既然对于金嘉安三人丝毫不陌生,那么他一定是熟人。

而凭借“安没马”这个平时暗地里格瑞对于安迷修的称呼和他对于这个世界的陌生就可以得知真相。 

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格瑞不知为何叹了一口气,那个人就是自己的马子(划掉)那个人就是在另一个平行世界的他! 格瑞突然就很想静静。

 —— 

拖延症治疗可怕的就是开连载qaq完全没有信心写下去啊qaq 这次1200,4天。相当于一天就300啊我以前写个随笔一小时就2000的qaq蓝瘦

还有双瑞,就超喜欢恶帅瑞和瑞瑞,但没人写就自产自销了XD恶帅瑞攻吧?感觉瑞瑞冷娇肯定会让着恶帅瑞的! 


注:校园成分有XD超喜欢这个,不知道是不是叫校园paro不是求说不要黑我啊我真的不太清楚啊qaq。微嘉金不打tag,友情的那种(我真是喜欢这对欢喜冤家w超喜欢看他们拌嘴! 小lo求你别再动我格式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的花(上) 嘉金

“他大口大口地吐着花,花瓣艳烈而决绝。生于花,亦死于花。” 

金看着自己新找到的玛丽苏花吐症小说哭的稀里哗啦,嘉德罗斯坐在一旁,皱着眉给他递纸巾。

当金又用掉一盒纸巾时,嘉德罗斯终于忍无可忍地开口了。 

“哎渣渣我说你至于吗?不就死了吗?” 

金红着眼眶:“你不懂。凯莉说这叫凄美婉转的爱,用生命绽放最好的花朵!” 

行行行行,凯莉最懂你。嘉德罗斯翻了个白眼。恰好他的助手祖玛打来电话,他便趁机脱了身。 

只是他没想到,这样一种奇奇怪怪的症状会给他的人生带来了那样巨大的转变。 

—— 

“老大。”实验室里,留着一头非主流发的雷德向嘉德罗斯扬了扬手中的记录本,“有人发现一种新的病症,病人已经被紧急送到我们这里,上头让我们赶紧找出抗体。” 

嘉德罗斯接过记录本,边走边看。

当看到病人症状时,他不禁呆住了。 

“有吐花情况,情绪暴躁有攻击倾向。病发三天至五天后由吐花瓣转为吐花,至病发十天后全身长满花而死。” 

这不是金说过的花吐症吗? 嘉德罗斯皱了皱眉,向雷德询问道:“这三十个病人有什么共同点吗?” 

“嗯……大概是都失恋了。” 

这很奇怪,但嘉德罗斯并不认为是巧合。

他从架台上拿下一副手套戴上,转身对雷德说:“带我去看看。” 

走进实验室,里面摆着至少几十个巨大的仪器。嘉德罗斯同雷德来到了实验室的一个密闭房间。房间不小,摆着数十张床,上面的人用铁质链条拴着,有的张牙舞爪,有的却萎靡不振。 

嘉德罗斯来到最近的一张床边,上面的人显然已经陷入了疯狂之中,拼命甩动链子。 

突然,那人发出一声痛苦的嘶鸣,一朵花从他已经残缺的右眼中开了出来,花瓣扬扬洒进了他自己的嘴里。他又开始大口吐血,抽搐着从嘴里开出三朵颜色不一的花。花瓣因着重力直接掉在了嘉德罗斯脚边。 嘉德罗斯低头去捡,却不料后颈一疼,昏了过去。 昏前他只看到了雷德惊恐的眼神。 

—— 

嘉德罗斯醒来是在九小时后。 病床边凄凄惨惨只站着两个人:雷德和祖玛。他们脸上都不可避免的带上了一份悲伤。 

嘉德罗斯知道了。他只说:“不要告诉金。” 

等两人走后,嘉德罗斯的眼角终于滑下了那滴泪。他轻手轻脚的躺了下去,轻轻的为自己掖好被角,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金…… 

回忆又一次淌进了他的脑里。 

嘉德罗斯和金相遇在高中。金是在高二开始后两个月才来的插班生,爱笑的脸上有个小小的酒窝。 

然而他坐在了精心安排好单人位的嘉德罗斯的旁边。 

……再好看也没用了。 

“同学,能让一下吗?我想去上个厕所。” 

“同学能借下课本吗我没带QAQ” 

“嘉德罗斯?你要吃我的盒饭嘛!我发小帮我做的超好吃的!” 

一开始嘉德罗斯还会很平和地说:

 “等下。”

 “不要。”

 “不饿。” 

后来就变成了:

 “渣渣你怎么又要去?你是要把厕所当家?” 

“你怎么又没带课本真的是渣——渣。”

 “你盒饭够我吃?不用脑子的渣渣。也就你这种瘦瘦弱弱不吃饭的吃这种超小盒饭了。” 

这类的嘴炮每天都在发生。最后不只嘉德罗斯一口一个渣渣,连金也是给嘉德罗斯冠上了金毛的雅号。

 “金毛吃不吃水果沙拉啊?”

 “也就你这个渣渣会吃这种东西了。” 

“哼你不吃这种东西才这么矮!163cm的金毛。”

 “你吃了还不是比我矮2cm,矮渣渣。” 

“那你比我胖23斤哎,胖乎乎的金毛!” 

“不就23斤吗!130斤是正常男人的体重!正常的!你才不正常!瘦不拉几一点肉都没有的渣渣!!!” 

高二(4)班的同学:…… 

讲台上还在讲题的安迷修老师:……你俩给我出去罚站。 

金/嘉:哼! 

嘉德罗斯不在乎地走到了门口,倚着墙一脸冷漠地看着金:“你满意啦?哼╭(╯^╰)╮” 

安迷修:“嘉德罗斯不许讲话,站直了不许靠墙!” 

嘉德罗斯:……哦。

 “噗嗤——” 

嘉德罗斯一下炸了毛,转过身怒瞪金。

 “金你这渣渣竟然敢……” 

金捂着肚子,浑身的笑意藏都藏不住,甚至他海蓝色的眼旁还残余着一滴眼泪。 

“嘉德罗斯你真的超傻哎哈哈哈哈哈——” 金说着还抬起头看了嘉德罗斯一眼,然后又笑趴下去。 

嘉德罗斯却没有继续说什么。他此刻的脑子里充斥着金那双含泪的眼。他悄悄摸摸已经红红的耳尖。 

渣渣,你有点犯规了啊…… 

—— 

冰棒真是治拖延症的良药! 1600只用45min!虽然还是扑街但还是我的妈(吓到吃手手 小lo你已经吞我5次格式了qaq绝望

嘉瑞日常(有剧情小破脚踏车)

私设:小奶攻嘉x宠夫受瑞 

“哈……哈。”嘉德罗斯倒在床上大口喘着气。 就在刚才,嘉德罗斯和他的老婆完成了今晚第五次和谐运动,这五次次次不到五分钟。

 若是说嘉德罗斯是个受倒也不算特殊,但他是个攻,还是曾经凹凸大赛的第一,持久力连自己老婆都不如……嘉德罗斯一脸绝望。 “嗯……宝贝,刚才撑到三分钟,你很不错了。”

身后突然多了一个人的温度,不出意外是刚从情/事中出来的格瑞。只见格瑞轻轻将头搭在嘉德罗斯肩上蹭了一蹭:“不用在意我。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开心。” 嘉德罗斯不想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他只轻轻应了一声:“嗯。我睡了。”便合上了眼,假装睡熟了。待他感觉身后人的呼吸变的均匀,才慢慢的睁开了眼,转过身去看身后睡得有些不安稳的格瑞。 

格瑞依旧是那张面瘫脸,呼出的气息中尚参杂着未褪尽的情谷欠,浅淡的唇更是随着他的呼吸微微张开。这等活色生香的景象按照平时,定是能使嘉德罗斯把脸红成桃子,但此刻他的眼神却看着格瑞微皱的眉头不肯移开。 

明明原本这种事应该是两个人都快乐的……明明应该是这样的。 

嘉德罗斯打算明天去找这方面的专家凯莉问问看。 “性生活不和谐啊,这弄不好可是要出问题的。”凯莉伸着懒腰,睡眼朦胧的看着面前的人。

 嘉德罗斯急了,挑起大罗神通棍直接架在了凯莉的脖子上:“渣渣!你当我不知道吗?说!怎么办!” 闻言,凯莉却是笑了:“哟,我们堂堂凹凸大赛的第一也会有这种时候啊。”说罢无视了嘉德罗斯就要倒回床上。

 “你要什么?”嘉德罗斯皱了皱眉,“只要你办到了这件事,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条件。” 

凯莉等的就是这句话:“我要格瑞把我的石板还回来。” 

“不行。那个石板对于格瑞有用处。其他都可以答应你,但这个不行。”

 “哈,行吧。”凯莉挑挑眉,“那就你来我女仆咖啡店工作一天。” 

嘉德罗斯知道凯莉那个女仆咖啡店。那个店提供各种服务,店铺遍布整个凹凸星球。而这个店铺最有特色的就是里面所有工作人员都是颜值超高并且身着女仆装! 不知道为什么嘉德罗斯又想起了格瑞穿女仆装的那次,那件黑白色的女仆装根本挡不住什么,几乎是看到的下一秒他扑倒了格瑞。 

而现在,自己也要穿上这种东西吗?

嘉德罗斯脸刷的红了。 “可,可以。”


交易达成。凯莉嘴角漾起一丝愉悦的微笑。 

三分钟后,在凯莉的私人实验室里。

嘉德罗斯死死盯着凯莉手上那管屎绿色的药剂。 

“这,真的可以咳,可以帮我?” 凯莉将药剂往嘉德罗斯怀里一丢,然后看着嘉德罗斯紧张地去接恶劣的笑笑:“当然了。你知道我哥向来擅长弄这种玩意。到时候只要你喝下,格瑞还不是一百零八式任你操弄?” 

嘉德罗斯狠狠瞪了凯莉一眼,手上却是把那神药给收了进去,然后一脸别扭就要走。

 “那个……”嘉德罗斯突然转了个身,“谢谢哈。” 

凯莉眼底的笑意快要憋不住:“没事没事只要你记得我俩的约定就好了。” 

“当然。”
——
晚。 

格瑞有些惊讶地看着门前一脸潮红的嘉德罗斯。

 “格瑞,格瑞。我好难受。”嘉德罗斯扶着门,一见格瑞便无力地倒进了他怀里,“帮……帮我。” 嘉德罗斯简直要炸。 刚才他喝下那瓶药之后,就觉得整个人热起来了,但奇怪的是但是怎么弄都弄不好。只好这样丢脸的过来找格瑞。 格瑞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轻轻抱起了尚因不适而扭动的嘉德罗斯,转身进了房间。 

待将他置在大床上后,格瑞慢慢解开了嘉德罗斯的皮带。 嘉德罗斯感觉到格瑞的触碰,有些慵懒的睁开了眼:“格瑞……快点。我快难受死了!” 格瑞应了一声,手上的动作也随之快了起来。当他剥开最后一层薄薄的蓝色卡通内裤时,那全起的玩意直接了当的展露在他面前。格瑞看着那熟悉的东西,突然想起了那些人对于嘉德罗斯的称呼。 

还真是……嘉九岁啊。 当然作为一个成功的面瘫脸,格瑞向来习惯隐藏内心的想法。

只见他抓起了那玩意,塞进了嘴里。 “嗯……”嘉德罗斯不禁抬头轻吟,伸手抓上了格瑞的发。

格瑞知道他忍不住,轻车熟路地舔了舔嘉德罗斯的敏!感处,反复吞/吐着。 不知是药效还是什么,这一次小螺丝竟是硬撑了三十多分钟才缴了qiang,嘉德罗斯累得睡了过去。 

格瑞松了一口气,提起烈斩直直杀向凯莉的住所。 

今天的他们,依旧很好。 

屁。

注:治疗拖延症的第一篇:)1500出头用了半个月,文笔也不流畅。格式尬了重来qaq